【郫县龙光君悦华庭房产】离职售楼小姐揭秘黑幕:11种黑户型绝对不能买


发布时间:2020-09-25 13:35:28 阅读量:735 作者:兴江

有的户型看起来参差不齐,不太规则,类似于锯齿形郫县龙光君悦华庭房产。这种户型并不少见,如果有条件选择其他户型,这一种最好放弃。

售楼小姐离职揭秘楼市黑幕,这11种黑户型绝对不能买。

一、卫生间位于中心位置的房子

这种情形是非常不利的郫县龙光君悦华庭房产。卫生间为家中污秽之源,如果正好位于房子的中心位置,将不利于所有居住者的各方面运势,避开为吉。

二、手枪型的户型

有的房子,从平面图来看,整个户型的形状就像一把手枪,这样的户型缺角严重,且寓意不吉,最好避开。

三、刀把形的户型

刀把形的户型,就是指房子的整体形状就像刀把一样。这样的户型也存在着严重的缺觉,同样也有不好的寓意,建议避开。

四、三角形的户型

三角形的不稳定,以及风水上的种种不良寓意,足以让你退避三舍。

五、锯齿式的户型

六、有尖角的户型

有的房子,从平面图来看,形成了不同程度的尖角,这样的户型,本身就具备了形煞,就像窗外正对的各种形煞一样,都会对居住者产生非常不利的影响。

七、走廊式的户型

有的户型,形状狭长,长宽不成比例,就好像一个长走廊,宽度不够,这样的房子,让人看了就别扭,更不要说长期居住了。

八、空气不流通的户型。有的房子的窗户少或者小,造成室内外空气流通不畅,通风不良,使得肮脏污秽的气流不易排出,新鲜洁净的空气难以进入。长此以往,身心都会受损。

九、有穿堂煞的户型

“穿堂煞”是指气流从入户门可以直接吹到窗户或阳台的格局,这样的户型空气对流太旺,室内一直有风,会造成磁场的不稳,不仅容易让居住者情绪不稳定,没有安全感,而且还对人气、财气的积聚有不利影响。

十、穿心剑格局的户型。入户门正对走廓或通道,其形如利剑穿心而入,这样的格局,在风水上叫“穿心剑”。走廊或通道的长度越长,穿心剑的煞气越强。如果住宅内部的进深小于走廓的长度,则为祸最大。

十一、采光不好的户型

有的房子,形状狭长,阳光无法照耀,使得整个房子阴暗潮湿郫县龙光君悦华庭房产。这样的情形,对居住者的财运、事业运、健康运都很难产生好的影响。

不少商户认为,动批搬迁短期内很难实现。一位商户表示:“动批有上万个商户,很多商户的合同一签就是好多年,哪能说搬就搬,而且商户搬迁肯定需要一定的补偿还有新的市场安置,这些都需要足够的资金和时间才能达成一致,因此三五年内能搬走就不错了。”

事实上,12月的昆明楼市能有如此高成交量,和市场的积极热情是密不可分的。12月,昆明新开楼盘数量较多,昆明主城和呈贡新区迎来了包括金领时代、俊发城百合苑、经典明苑、经典宽Town等在内的楼盘集中开盘,销售情况十分良好。

户型 房子 刀把

上一篇: 陈志武:中国家庭资产79%在房产 房价下跌将致财富缩水

下一篇: 人大代表建议:取消二手房交易税 暂缓实施房产税


来自大安的网友说:评论时间:2020-09-25
原本非常亲近的人后来天各一方,时间使他们可悲地疏远,一旦相见,语言便迫不及待地丈量着疏远的距离。人们对此似乎已经习以为常,生活的无情莫过于此了。 回复
来自武夷山的网友说:评论时间:2020-09-25
原本非常亲近的人后来天各一方,时间使他们可悲地疏远,一旦相见,语言便迫不及待地丈量着疏远的距离。人们对此似乎已经习以为常,生活的无情莫过于此了。 回复

  • 来自古交的网友说:评论时间:2020-09-25
    没有什么过不去,只是再也回不去。 回复

  • 来自茂名的网友说:评论时间:2020-09-25
    其实我不敢想象,没有你,生活会怎样.。 回复

来自宝鸡的网友说:评论时间:2020-09-24
你真的不知道我曾经怎样渴望和你两人并肩散一次步,或同出去吃一餐饭,或同看一次电影,也叫别人看了羡慕。 回复
来自铁岭的网友说:评论时间:2020-09-24
你知道我,拿起来,放不下,所以请不要再忘记我了。 回复

  • 来自临沧的网友说:评论时间:2020-09-24
    请珍惜你身边默默爱你的人。或许,有一天当他真的离开了。你会发现,离不开彼此的,是你,不是他。 回复

  • 来自阳江的网友说:评论时间:2020-09-24
    我喜欢做梦,因为梦可以替我完成一些我在现实中做不到的事。 回复

  • 来自通州的网友说:评论时间:2020-09-23
    如果有人愿对你好,就别折腾好好过吧,世上没十全十美的人,一个人能对你好就已很难得。如果有人从最穷时跟着你,就别贪心了,无论发达成什么样,都守着人家过吧。我们经历过的人再多,最后能陪在你病床前的也只有一个。人生到老方知唯一。不折腾,不贪心,才是一辈子。 回复

  • 来自邳州的网友说:评论时间:2020-09-23
    今晚天上有半轮的下弦月; 我想携着她的手, 往明月多处走—— 一样是清光,我想,圆满或残缺。 庭前有一树开剩的玉兰花; 她有的是爱花癖, 我忍看它的怜惜—— 一样是芬芳,她说,满花与残花。 浓荫里有一只过时的夜莺; 她受了秋凉, 不如从前浏亮—— 快死了,她说,但我不悔我的痴情! 但这莺,这一树残花,这半轮月—— 我独自沉吟, 对着我的身影—— 她在哪里呀,为什么伤悲,调谢,残缺? 回复

热门专题